Video

根據環保署《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的資料,估計香港平均每日有超過 500 萬個膠樽被棄於堆填區。有多個商業機構今年就聯同環保組職在香港多個地方設置「智能膠樽回收機」,以回贈現金入八達通或累積分數換領禮物的方式,鼓勵消費者回收膠樽。 記者到多個商場實地了解回收機初期使用及運作情況,市民普遍認為,相比起傳統三色回收箱,膠樽回收機能提供回贈,提高了他們回收膠樽的意願;有家長就帶同小孩子一同使用回收機,作為親子環保教育。不過記者亦發現,部分回收機入滿樽後未有及時清空,令部分市民白行一趟,影響回收意欲。亦有市民認為,部分回收機設置的位置偏僻,會影響使用人次。 記者: 陳美詩 李潔瑜 梁詠琪 鄧俊澎 溫善茹 https://scom.hsu.edu.hk/wp-content/uploads/2020/02/智能膠樽回收-50m.mp4
這是一部學生記者自己製作關於他們作為學生記者在反送中運動中在前線採訪時面對的人權挑戰的作品。製作隊伍都是大學生,沒有專業媒體機構的資源與法律支援,需要自己掏腰包購買頭盔、防催淚彈、防胡椒噴霧等等的設備。而在前線與專業記者一起採訪報導時,他們還因為是在籍學生,曾被刁難、打壓等。但是他們並沒有放棄,而是繼續秉持反映真實維護人權的理念,記錄下香港歷史上重要的一個篇章。 製作團隊:甘振源  馮昊朗  蔡康翹  藍國豪  陳琛焱  李榮忠  袁曉楠  林雪瑩 https://scom.hsu.edu.hk/wp-content/uploads/2020/01/Campus-Reporters-edited-v2-web.mp4
香港反修例運動自2019年6月以來,年輕人的身影在運動中隨處可見。有人認為這是一場以年輕人為主的抗爭運動,但我們的記者多次在現場所見,參與被警方定義為非法集結的人,亦有不少成年人的身影,不過整場運動的被捕者卻有近四成是學生。被捕的學生、走在前線採訪的學生記者,以至協助被捕年青人的區議員都認為,年青人被很多人標籤為「搞事份子」,警方的截查及搜捕亦主要針對年青人,對他們不公平。警方就指一直秉持嚴謹而克制的態度,只使用最低所需武力應對暴力示威者公然的違法行為。究竟運動是否令「年輕」成為一種原罪呢?製作團隊:陳靖祈  黃子穎  高子信  鄺韻https://scom.hsu.edu.hk/wp-content/uploads/2020/01/年輕就是罪-ver6.mp4
It can be quite torturing to be sick. It is even more torturing if the cause of the sickness is still unknown after numerous medical consultations and treatment. This is what happened to Clement Ng. He is suffering from Peutz-Jeghers Syndrome, a rare disease, one that has less than 20 cases …
近年,愈來愈多野豬在市區岀沒,滋擾個案也大幅度上升。 記者不但捕捉到許多野豬在市覓食的畫面,還拍攝到市民不顧漁護署的呼籲,擅自餵飼野豬的畫面。 香港野豬關注組發言人指岀,野豬下山覓食主因是土地發展規劃導致人類和野豬的相處距離越來越靠近,以及人們餵飼野豬改變牠們的習性而造成的後果。 記者/攝影:梁穎珊 https://scom.hsu.edu.hk/wp-content/uploads/2019/06/野豬擾民-民為禍源.mp4
The construction industry is losing its attractiveness to the youth.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wish to attract more young people to become construction workers through expanding an apprenticeship program. But the prerequisite course for the apprenticeship program is already facing high dropout problem. Our student reporters talked to some industry …

** 本欄所轉載的內容為學生作品,只作教育之用。